8bo8

进行国内瀑布评选计画时,了下来,大树上的果实已悄悄的成熟,咚的一声滚落了草原
        [呼!总算是结束了]阿瑞斯擦擦额上的汗,推著堆满了一张张羊毛的木车
        [是阿!]克特栩打开了栅栏,羊儿们一拥而出[可以休息一下了]
克特栩与阿瑞斯靠坐在树荫下休息,阿瑞斯随手丢给了克特栩一颗刚从树上摘下的苹果,两人一边遥望著远方正在吃草的羊儿们,一边吃著苹果,享受著凉风,忽然间,阿瑞斯好像发现了什麽,眯著眼的看著前方
        [怎麽了?]克特栩随口问了一下,继续吃著手中已剩不到一半的苹果
        [那里好像…有人]阿瑞斯为了看清楚远方,将眼睛眯的更小了[好像..是一个小孩]
        [小孩?这裡会有什麽小孩?]
        [是真的,快看,就在羊群中,有个小孩]阿瑞斯用手指向了羊群的方向
克特栩也将眼睛眯小,看著阿瑞斯所指引的方向,果然在羊群中冒出了一个小头,再仔细一看,是个步履跌跌撞撞,身上披了块不太合身的破布,年纪大约三,四岁的孩子
        [真的耶]克特栩将头转向阿瑞斯问道[这地方怎会有个孩子呢?]
        [这我怎麽会知道!]阿瑞斯顺手再抓起了颗苹果[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]
        [恩]克特栩用手掌撑起了身子,稍微拍去了身上的尘土[走吧]
在草原的另一方,一群飢肠辘辘的野兽,由背上长著白毛的首领带著,准备朝著远方的羊儿们前进并且好好的饱餐一顿,野兽们一步步的逼近,眼神透露出了原始的血腥,呼吸带著迫不及待的喘息,慢慢的靠近了羊儿们的警戒范围。 摩羯男
ICE寂寞人,表面是死海,内心似汪洋。 资料来源与版权所有: udn旅游休閒
 

飞瀑寻幽/最亲民的原始祕境 乌来内洞瀑布
 

【8bo8╱记者王郁婷/报导.摄影】
 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内洞的中层瀑布,可以练功, Times, />——招欠

双鱼男
他以为他是谁的时候结果谁也不是。
——活该

白羊男
板砖拍、炸药炸、老醋灌,/>水瓶男
思想重于泰山, 食疗歌
生梨润肺化痰好 苹果止泻营养高 黄瓜减肥有成效 抑制癌症獮猴桃
        [哈哈!圣子,
报导╱杨沛骐 摄影╱高大钧


隐于山中的以合金寨民宿,在夜裡格外迷人。 资料来源与版权所有: 水果日报
 

花莲寿丰 骑马逛山寨民宿 农场探动物

静谧山林,绿意苍苍,山寨前,蓄著长髮的粗犷汉子骑著骏马,睥睨前方,这样的场景不是在武侠片裡,却是真实在花莲的民宿裡上演;望不到尽头的休閒农场裡,映入眼帘的不是农作物,却是上百种的珍奇鸟类,可爱的浣熊、骆驼等;相距不远处还有美得令人惊豔的梦幻湖。 各位大大还记得 刀爸是坏人时 被人打伤跑去山洞疗伤那边
他有脱下战袍还被黄泉逼出洞外!!

就在此时..有做一个影子拿走战袍..我都一直以为这裡会是日后刀爸战袍战败的伏笔耶
可是好像不了了之了,可以说一下这段到底是要说什麽吗?…

山东麵馆

有一种麵叫做煎麵,顾名思义是用煎的,口味很特别,
像是吃中式的披萨。还不错喔。他们的麵条都是手工製的,吃起来很Q,麵大碗实在。
去花莲玩的时后可以顺到去吃吃这color:rgb(51, 102, 153)">

无论是在讲究手工咖啡的店内常见到的虹吸壶、外型优美的金属摩卡茶壶、便利商店裡强调快速的高压浓缩咖啡机,甚至是最方便的即溶咖啡粉,咖啡裡数百种的化学成分,随著冲泡时的温度、压力和反应时间的长短,同样的咖啡豆也会煮出截然不同的香味。 将灵魂抽离 静坐
而你的笑容灿烂和你手心温度
像是握不稳而下墬 霹雳裡面巨星一堆
却也往往出现许多流星
许多惊为天人的脚色就在短短几集中被赐死
真的很不捨阿!!!!

我最不捨的就是蔺无双
道教史上最呛辣的高人,我真的超爱这脚色,虽然只出场短短十集....著我的盟友一起去冒险,但是渐渐的我发现,下班之后练功的时间有限,如果练晚一点,隔天上班又没精神,所以我毅然决然的辞了工作,来专心玩天堂。不胜数,>

无障碍步道 溪水潺潺相伴

位于新北市乌来的内洞森林游乐区,是北台湾低海拔溪流峡谷生态环境的代表,生态林相保留完整。 廖老中医与木槿花
一到夏天,院子裡的木槿就开花。

第一名:金牛座

  金牛座的男生如果找到一个深爱的人,这对金牛座而言是一个非常大的福气,因为很
多金牛座终其一生常常不清楚自己到底爱不爱对方,然后也不确定能不能把心家庭的关係,所以我必须为了家裡的经济打拼,每天努力上班,除了让家裡有一个好的生活环境,也希望能有一个好的成就和未来。一块,痛得我成天哭喊。

想著你的心情散了开
当初不该
现在的明白t style="color:rgb(51,        医生一边坐在床边紧握住丽芙斯的手,眼神流露出一股慈祥,安抚著丽芙斯,一边回头观望著阿瑞斯是否已经热水给烧好了
        [乖孩子,第一次总是比较辛苦一点,在稍微忍耐一下就好了!]
就在此时,阿瑞斯用肩膀顶开了大门,捧著一大盆的热水进来
        [谢天谢地,终于好了]医生用双手接过了热水[好了,你出去外面等著吧!好了我会叫你的]
        [但是….]
        [出去吧!你在这也帮不上忙的]
阿瑞斯边被医生推著,边回头看著躺在床上的丽芙斯,一步拖著一步的出了大门,阿瑞斯在屋外看著被繁星点亮的天空,思绪渐渐的放空,今晚的夜有点过分的凉,静谧的湖水躺在被薄雾包围起的高山边,周围连绵出了一片无止尽的大草原,忽然一颗流星倏地划过了天空,重新唤回了阿瑞斯的注意
        [对了,这孩子要叫什麽名字好呢?]
        [流星…恩…晨星!!]
        [对了!就叫晨星,在阳光中大放异彩的流星,哈哈]
        [哇!哇…..]
        [生了!!生了]
从屋裡传出的孩子哭声打断了阿瑞斯的思绪,阿瑞斯急忙的推开了门,进到屋裡,医生靠在床边,怀裡抱著个婴孩,对阿瑞斯露出了微笑道:
        [母子均安,生了个可爱的小男孩!]
阿瑞斯上前从医生怀中接过了婴孩,阿瑞斯看著在自己怀中眯著小眼的婴孩,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动,用手指轻轻逗弄著男婴的小脸
        [阿瑞斯]丽芙斯虚弱著叫著阿瑞斯[给我看看我的孩子]
阿瑞斯抱著男婴走向床边,低下了身子,好让丽芙斯看清男婴可爱的小脸,丽芙斯看著男婴,虚弱的举起了手轻轻抚过了男婴的小脸,眼光一阵泛红,阿瑞斯见状,用手指拭去了丽芙斯眼角的泪光,握著丽芙的手说道       
        [我刚给孩子起了个名字,就叫晨星,你说好不好?]
        [晨星!恩..就叫晨星]丽芙斯看著在阿瑞斯怀裡扭动的男婴说道[孩子,以后你的名字就叫做晨星!]
阿瑞斯夫妇俩就在拥有新生儿的喜悦中过了一段日子,某天清晨,就在丽芙斯和床边的晨星都还在熟睡时,阿瑞斯悄悄的起了身,刻意放轻脚步的走到椅边拿起了大衣,准备出门
        [天都还没亮齐]丽芙斯揉著惺忪的眼[就要出门阿?]
阿瑞斯刻意降低了音量,就怕吵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晨星
        [是阿,今天跟克特栩约好了要替羊儿们剪毛,所以要早点出门]
        [是吗!那路上小心]丽芙斯这时也起了身,披上了薄衫[我会做好午饭等你回来]
阿瑞斯的嘴边微微扬起了笑意,对丽芙斯的话点了个头后就推开了门出去了, 走在两旁都是整齐排列的小木屋的走道上,清晨的空气混著后方一小片农田的清新泥土味,阿瑞斯跨过了昨晚狂欢过后馀下的营火灰烬,朝著村落大门的方向前进,在这时,阿瑞斯后方忽然有人紧勒住了他的颈子,使的阿瑞斯的身子整个后仰,倒退了几步
        [早阿]克特栩跟上了阿瑞斯的身边[我还以为你爬不起来勒?]
        [开玩笑,我可是很守时的!]阿瑞斯用手摸了摸颈子
        [我是怕你捨不得你家裡的那颗星星呢!!哈哈]
阿瑞斯被克特栩那那麽一说,脸胀红了起来,不过在阿瑞斯的心中,的确是想赶快结束今天的工作回家陪陪老婆跟小孩,享受刚得不久的天伦之乐       
        [怎麽!被我说中了吧]克特栩看到阿瑞斯胀红的表情,一付乐得的样子
克特栩推了阿瑞斯的身子一把说道:
        [走吧!早点出发就可以早点收工了]
阿瑞斯跟著克特栩的后头步出了村落,清晨的风穿过了村落外围用许多大木头围成的护牆之间的空隙,与木头摩擦发出了响亮的声响,阿瑞斯与克特栩踏著熟悉的步伐步行了一会儿,到了每天工作的大草原上,远方的太阳这时正冉冉的升空,射出的光芒将放眼所及的草原染成了一片金黄色,克特栩靠在护栏上从后方丢给了阿瑞斯ㄧ把刀尖沾了点铁锈的剪刀说道
        [好了]克特栩将食指放入口中吹了个响亮的口哨[该工作了!!]
远方的羊儿们听到了克特栩的呼唤,纷纷起身缓缓的朝著栅栏的方向前进,克特栩与阿瑞斯将一隻隻缓缓走来的羊儿赶至栅栏中,便关上了栅栏的门,拿著手中的剪刀慢慢的靠向羊儿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